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快过年了想起童年二三事

作者:admin  阅读量:6312  时间:2周前

  快过年了想起童年二三事

  现在我吃到自己觉得好吃的,总爱写一写,于是有朋友说我是美食家。其实我知道我根本不是美食家,离美食家差十万八千里。美食家必是那嘴刁的,一般别人说好吃的,他根本看不上。我还见过这样的人,那东西本来很好吃,你若问他怎么样?他会说不怎么样,顶多说还可以,绝不轻易说好吃。大概这样的人才可海选为美食家的可造之才吧。

  像我这样年纪的人,都经历过艰难时代,只是艰难的程度有异罢了。在我八九岁的时候,那是买什么都要票证的,没有票,你就是有钱也买不上东西。布要布票,肉要肉票,肥皂牙膏糖果手纸都要票。

  那时买肉,票证,两斤猪头可以抵一斤肉,可这只猪头居然一斤抵三斤,凭两斤肉票就可以买六斤的猪头,不过是一只老公猪的猪头。一一我爸看可以得肉多些,把它买了回来。

  没想到老公猪的猪头是臊的,煮的时侯就有很大的臊味!煮熟了,我姐我妹我妈她们都嫌臊,不吃,舍不得扔掉,只有我爸和我两个男士来吃啦。我爸弄了葱姜蒜酱油醋拌了,还是臊,臊气真不小。臊也得吃呀!不能花了钱扔掉呀,这不是可以不吃而扔掉的年代呀!

  我爸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

  我爸又问,“真好吃吗?”我说,“还可以。”

  我爸笑了,对我妈说,”这孩子真口粗,连这样臊也说好吃。这样的孩子好养,身体好。”

  我爸说的对,我口粗,只要是能吃的,我啥都能吃得下,所以我身体好。

  只是,我知道,我绝对做不了美食家的。

  六一年,我五岁多不到六岁,刚跟我妈我姐我妹一起来到新疆,在石河子。那时新疆很多基本的生活用具都买不到,我们来时我爸还给家里发电报“灶具全带”。多年以后我妈和我姐还数叨我爸,一个小脚妇女(我妈是小脚),带着几个小孩,行李,还要灶具全带,亏你想得出来!每当这时我爸都笑着自嘲:你看我写得多简练。

  我爸手拉着我去上街,我的手里提着一只空酱油瓶,是要去打酱油。这空瓶子在当时也是矜贵的。

  上一个台阶,我没走好,摔倒了,腿磕得很疼很疼,我哭了,哭得很厉害,真的太疼了。

  我爸拉我起来,我一边哭一边说:爸,瓶子摔坏了没有?在哪儿?

  我想,我爸当时一定很感动很伤心,要不然他不会多次讲这个故事,我也不会记住这件小事的。我爸带我到凉粉摊,买了一碗凉粉奖励我,他还说当时凉粉是一毛钱,也不便宜。

  大概是六八年吧,那时我十三岁,已经可以帮我爸干点轻活了。六八年是文革的高潮时期,我爸虽然没有受到大的磨难,没有被批斗,但编入工程队,干重活,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

  打土块,盖房子的土块,每天定额400块。我帮着我爸往坯斗里装泥,上午做出的土坯被太阳晒了几小时,下午要把它一块块立起来,好让日晒风吹,早些干。傍晚要把基本干了的土坯码起来,叫上架。这时父子俩常常一边干活,一边说话交流。我爸给我说历史,文化,民俗,外国故事。有些我一知半解的他就考我,教我,比如不孝有三是什么,五福是什么,唐吉河德是什么,网球比赛场上喊的什么,规则怎样的。

  说到现实,具体的生活,他常常下句想说什么,我先他就给说出来。我说你下句想说的是,下一句会是……。这时,我爸就笑了,因为我说准了。

  唉,后来我去外地读大学,读硕士,读博士,反而和父亲交流的机会少了,不过每次回家,都是我们父子蕞开心的时候。我爸还是考我,这时我的知识已经超过他了,他很高兴。

  几年前老父过世,就天人永隔了,而我,现在也已经活到了父亲当年退休的年龄。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