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大汉奸叶蓬平生事

作者:admin  阅读量:4852  时间:2周前

  叶 蓬 公 馆

  (节选自《老公馆·武汉卷》)

  一、汉口青岛路15号

  资料:叶蓬公馆:汉口青岛路15号,曾为武汉市房地局办公楼,现为武汉市房地产公司办公楼。

  汉口青岛路,旧名华昌路,原汉口英租界属地,街的一头相连于鄱阳街,另一头伸展到长江边为止。也许街道太短,在我收集的 《二十世纪初汉口英租界地图》(历史资料复制本)以及《武汉市交通图》(2004年新版),均无标出其街道的名称。一条安静的小街,不通公车,街区内以高层办公建筑为主,不以民居为主,即使是白天,此处过往行人也不甚多。但是其地段价值不可小歔。因为离长江近,离码头及航道近,自然会成为当年西方各强国强占的黄金地段。街道顶端,与沿江大道(旧名河街)交汇处,一边为英汇丰银行,另一边为美花旗银行;与洞庭街交汇处,建有英属保安大楼,此楼隔街对过,一幢红色三层砖混建筑物,即为“青岛路15号”,现为武汉市房地产公司办公楼,武汉沦陷时期,曾为叶蓬公馆。

  叶蓬(1896-1946):湖北黄陂滠口人,名勃勃,号一忠。抗战时期,曾任伪湖北省省长,汪伪傀儡政权重要参与者,一个中国八年抗战史上不得不提及的人物。

  关于“青岛路15号”,我没有查询到其有关的建筑资料,只能推测为二十世纪之初期的建筑。我猜,有可能建于1910年以前——这幢有着红砖清水外墙建筑物,与1905年建成的美国驻汉总领事馆馆舍,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建筑材质,都有些许相似之处(如图)。不过与美领事馆的建筑格局的华丽与灵动之相比,“青岛路15号”的扑素与严谨,似乎更像是一处宗教会所。

  叶公馆的建筑样式也与我前面篇章所述的数家公馆很不一样:楼房朝街的这一面墙面上开窗小,且无入口,似为楼房的背面;而楼房背街的另一面,面对着一个空空的院落,上下四层透空长廊,一层走廊开门有石阶与院落相通,走廊尽头有楼梯直通二层、三层和四层。与二十世纪中期(即1949年之后),国内所建的某些办公楼或是教学楼相仿,即走廊透空、沿走廊房间开门、走廊尽头为楼梯的同类型建筑模式。所以,在我眼里,这幢楼与其说它是一幢“公馆”,不如说它是一处办公机构。也许,它当年归属于叶蓬时,的确起着这样的作用也未可知。

  从青岛路的街边,入叶公馆所属院落的大门,走进院落之中,这幢红砖楼房的正面便显露在眼前,四层楼的走廊呈曲尺形转角(如图)。由下望上仰望,自二楼起,三条长廊宛转延伸,给人流动飞扬的感觉。一层为方柱支撑,间以数个拱券透空,楔状拱顶装饰。二层至四层全部铁栏围栏,间隔以砖墩。其中二层砖墩上砌有凸形水泥装饰物。沿走廊设数个门与内室相通,室内另一面开窗向街。

  公馆临街的一面联附有凸出建筑体,瓦顶下建有四根小小的罗马立柱,如神龛一般地对着小街(如图),不知当场作何用途?也许,此处才是进入公馆大门的门厅,但是被后来人用砖头将其封闭,入门的高台阶也被撤去,如今只剩下这样一个建筑结构,不伦不类地摆放在这里。当然这是我的推测。

  我身下所站立的这个院落,目前为一毫无特点的水泥空地,但是当年绝非我眼前所见的模样。上世纪初,在这一幢楼的四周,绝对有着宽敞的空地,若是西人为当时的馆主,此地开辟为花园绿地;若是华人为馆主,此地开辟为亭台楼阁。我年幼时住胜利街(旧四民街一段),曾经来过江边这一带游玩。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汉口旧租界地段内的花园绿地尚存,自然条件优美,居住环境良好,此后数十年逐步遭到破坏,至今已不堪回首。

  叶蓬在这幢楼里居住大约五年,1945年10月1日,在汉口被逮捕收监——不知是否从这幢房子里给抓走的?紧接着被押往南京,1946年冬(一说是1947年秋),在南京被处以死刑。

  当年,除汉口“青岛路15号”公馆楼之外,叶在上海另有花园洋楼的豪宅数处,而且,平时也以居上海的时间为多。

  二、他是怎样成为一个汉奸的?

  写作有关唐生智的篇章时,我说:“唐生智应该让湖南人来写。”那么这叶蓬,自然得归湖北人来写,的确是没法推却的,即使他在上海有公馆,上海名人要人多太多,公馆豪宅不计其数,纵使有人写作这类的书,也不至顾及到他 。

  叶蓬的性格特点,也许只有湖北人才能把握。

  据说:叶蓬为人能言善辩,长于谋划,善于揣度上司好恶,好打小报告以取悦上司,私心重,好占小便宜。史料记载:1930年,叶在武汉警备司令夏斗寅手下任参谋长期间,参与审理“九江帮”私贩鸦片案,勒索涉案人二十根金条。另,1934年,任武汉警备区司令时,审理武昌粮道街“掘金案”,接受被告黄金贿赂数目不明。1935年,此案原告孔庚(为国民党元老人物)央请就任湖北省政府 的张群出面解决悬案,在张的就职大典上,孔庚与叶蓬因此事夙怨彼此对骂,一时场面大乱,张群训斥叶蓬退席,从此叶与之结恨,以至后来卷入派系暗杀事件中去。

  叶蓬一步一步地走向蕞后的沦落,蕞先,他和同时代的年轻人一样,也是希望上进和进取的——蓬勃,即是他的名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成为“人上人”?关键在于选择怎样的路。

  叶,少年时入黄陂望鲁高等小学就读,后来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有文才,善书法。毕业后在直系军中任职,因为伶俐聪明很受吴佩孚赏识,升为陆军中校团副。1926年,吴倒台。1929年,归属夏斗寅部下,因为善解人意,善于逢迎,成为夏的亲信。叶平日待人温和,能施小惠,干公事也很勤勉,上下级的关系都处得不错。但是私下里不忘记利用职权得些物质上的好处,如上文所述,皆属史料记载之事例。

  担任警备司令兼警备旅长的一段时期,叶整肃军纪,狠抓部队军事训练,希望以此为湖北武汉地区立足的基础力量。谁知好景不长。1934年,蒋介石亲临武汉,成立“豫鄂皖剿匪总司令部”。当时豫鄂皖剿匪总司令部任秘书长的杨永泰非常不喜欢叶蓬,数次对蒋进言,蕞后策划“武汉工商界人士”联名举报叶“挪用江防款项的劣迹”,蒋遂免去叶的所有职务;另一说是:一直企图被人看重的叶,受当时全国抗战情绪的感染, 拟定抗日计划, 进行武汉警备部队训练,在汉口举办航空展览。此举引起日本方抗议,张群呈请蒋将其撤职。无论何种原因而起,蒋的处置,对于野心勃勃的叶蓬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据他自己透露,此即是他之后选择与汪伪合流的基本动因。自然,这样的说法,是不能为他的行为开脱的。

  沈醉的著述中也谈及此事,特抄录如下,以供参考:

  “经过唐生明拉拢的大汉奸叶蓬,原为汪伪政府的陆军部部长,以后为伪湖北省省长,和唐一向要好。唐想拉他与重庆发生关系,这人很坦率地告诉唐,宁愿当汉奸也不愿再当蒋的部下。他抗战前任武汉警备司令时,把日本人画成枪靶子,作为士兵练习时射击之用,以增加士兵对日寇的仇恨。结果日本人发觉,向蒋介石提出严重抗议,要求惩办他,蒋介石恨他得罪了日本人把他撤了职。以后陈诚也排挤他,使他弄得到处碰壁,蕞后才决定宁可当汉奸,也不再替蒋介石工作。他一谈起过去就伤心。唐曾极力劝慰他,并说明戴笠作风与陈诚不同。而且也是反对陈诚的,蕞后他才同意与重庆发生关系。但却一直没有什么具体表现,特别是重庆要利用他的身份搞反共活动,他不肯按照重庆指示去做,所以胜利后被判处死刑。 ”

  唐生明,唐生智胞弟,1940年受军统派遣入敌后作情报工作,其间与汪伪集团要人取得联系,说服动员他们暗中与重庆政府合作。汪伪政权,包括日占领军首领,知唐为重庆方代表,或是为了个人利益,或是为了战时目的,皆故作糊涂,待唐以上宾之礼,直至战争结束。其中有人(如周佛海等)借唐与重庆方取得了联系,以应不时之变故。

  当年,唐生智北伐到武汉,叶蓬在汪精卫领导的武汉国民政府下效力,与唐生智及唐生明兄弟俩私交不错。1940年,唐生智在家乡为父居丧,期间,汪精卫曾派叶蓬由上海去湖南东乡,劝其与汪伪集团合作,遭到唐生智的断然拒绝。待唐生明来到上海,叶一来念及当初的交谊,二来也是因为他过硬的政治背景,所以待唐甚厚,将自己在上海法租界金神父路24号的一座花园洋房赠给了他。

  叶蓬在唐面前,提及被蒋撤职的原因,为了向唐表明:自己曾经也属坚决抗战者,投靠汪伪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在坚持抗战立场的重庆政府派遣人员面前,叶蓬并不以“汉奸”身份为荣——表面尽享荣华,暗地仓惶渡日。这也许是当年叶蓬之流的生存状态。

  1935年10月,叶蓬被蒋下令撤职之后,无颜待在武汉,乘船去了南京。找湖北会馆住下,终日饮酒狎妓借以销愁。后得湖北籍陆军少将杨揆一的推介,认识了号称“十三太保”的复兴社的邓文仪,随即加入复兴社,充任特别调查员,有机会接近蒋介石,改名为“一忠”,以表示自己对蒋的绝对忠诚之心。此招似乎有用,不久,蒋委任他为铁道部铁道队警总局局长。

  在复兴社邓文仪及刘健群的唆使下,由叶出面买通刺客,策划谋杀当时任外交部长的张群,不遂,叶被拘押候审。蒋介石听说此事,很烦叶的作为,下令将其撤职,交宪兵司令看管,追查事件来源。邓与刘唯恐叶受刑后将复兴社的阴谋和盘托出,于已不利,便央求汪精卫出面找张群说情。大革命时期,汪精卫在武汉,叶曾在麾下驱使,叶的精明能干,尤其是对于上司的柔顺恭谦,给汪留下很好的印象。于是汪找到张群,请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叶一马。张亦不愿也不敢与复兴社深究,表态,到此为止。对于党内派系之争,只要是与自己权利无干,蒋介石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次也一样,况且,蒋对叶一向也无私见。于是,叶获释,离开南京回武汉,担任警备司令部参谋长,后调任陆军二十师师长。1936年升陆军中将。由此事,叶对汪非常感激。

  我认为:叶蓬将自己的投靠汪伪的行为归罪于蒋介石,对蒋是不公正的。以上述史实证明,蒋予叶,有抑亦有扬,有威亦有恩。叶投靠汪伪,并非处于官场失意时期,而是受重庆政府派遣,驻香港,办理采买事务(此为肥差),时遇汪精卫赴港准备降日,为汪伪头目周佛海所游说,野心与私心并发,遂作全心投靠的决定。

  1938年12月,汪精卫偕夫人陈璧君由重庆取道昆明,而后飞机至河内。12月22日,日本首相近卫发出对中国政府“招降声明”,1939年元月,香港《南华日报》即发表汪精卫于河内的“响应”电文,此即载于史册的汪之《艳电》。随即,汪在河内开始了伪政权班子的组织发展工作。彼时,叶蓬因公派驻香港,经营石油业务。周佛海与叶,早于大革命时期在武汉相识,留日文人出身的周,深知叶的性格特点,亲往晓之以利害,没费多大功夫,叶即成为汪伪集团首批被招买者。

  在汪伪政权参入者罗君强于1949年后写出的“交待”材料中,曾经数次提及叶蓬,现抄录片段,仅供参考: “我记得军委会在香港发展了两个委员。一个是叶蓬,曾任蒋介石手下的武汉警备司令,杀害中共人士不少。后以‘存心抗日’的罪名被日方攻击去职,又以私恨企图杀害张群而为蒋介石所遗弃,由周佛海介绍他加入了汪记汉奸集团。叶认为汪精卫手下只有几个文人,不足以成大事,自命为将才,野心勃发。他亲自到河内向汪献策,主张大搞军事工作,并表示拥护汪当孙中山那样的领袖,自己愿当一个蒋介石式的部下来供驱使,以建立‘大业’。这本来是想讨汪的欢心,不料却引起周佛海的猜忌…… ”

  1939年,汪精卫汉奸团伙,由日本特务保护,自香港回到上海,8月,叶为汪伪中央执行委员。10月,重庆方下令革去叶所有职务,发出通畅令严加辑拿。此时,叶已横下一条心,对于蒋介石政府,他已经是无所顾忌了。

  三、汪伪骨干的穷途末路

  1939年,日伪中央陆军军官训练团成立(也称江湾训练团),旨意培养一批汉奸军人队伍,叶蓬就训练团教育长。该训练团曾从北平招收一批中学程度的知识青年训练,1940年,叶去武汉赴职,将其中一部分学生带回武昌,另行组建军校培训,成为自己的骨干。叶还从上海伪警中抽调数百名曾服过兵役、体格较好的警察编成警卫大队,派到江湾军官训练团附带受训,以及时之需。

  1940年,叶任伪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1941年11月任为武汉绥靖主任公署主任兼陆军第二十九师师长。另一说为1940年5月就任武绥靖主任公署主任一职。于是,叶蓬由上海回到武汉,在绥署小礼堂接见记者发表投降派演说。自此,叶以汉口为经常性居住地,直到1946年。

  “汉口青岛路15号”建筑,是否于此期间内成为了叶公馆?我不清楚。但是我认为本文之所涉及的汉口叶蓬公馆(与我前述的周苍柏公馆、杨森公馆、涂坤山公馆、萧耀南公馆等有不同),馆主并非此幢房屋从来的主人,只是在某一段时间内,以此所房子作为其居住地而已——这是我由房屋的建筑年代及馆主的个人经历结合而推测的——相同的情况还有(经有关部门考据证实):汉口胜利街唐生智公馆、汉口沿江大道宋庆龄故居等(如图)。

  我猜想,从1940年到1946年,汉口青岛路(华昌路)叶公馆一定很热闹,当时,除日本占领者以外,叶的权势炙手可热,为了利益及其它目地,前来巴结攀附的人不能说是不多。即便是在战时,即便是在强敌的占领之下,苟且偷生,也可以成为一个人活下去的很好 的理由。叶也许很得意,尤其是想起1935年被张群等人弹劾,在武汉存身不住逃往南京的旧事,他会认为终于有了翻身的一天。之所以他对唐生明说:“宁可当汉奸,也不想再为蒋介石做事”,原因也在于此。国民党南京政府(此时为重庆政府),元老多、能人多、派系多。叶,一无依靠之巨头,二无强硬的帮派体系,身处官场之中,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因为曾经有过的“劣迹”,随时担心受张群及陈诚等人的排挤而丢官去职。此番投身于汪伪,开初数年,他一定很兴奋,有那种“再也不受尔等鸟气”的欣悦感。他从来都是一个很现世的人,虽然偶尔舞文弄墨,但是终究军人出生,不会有腐儒气,“有奶便是娘”,于他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不存在什么道德上是非与否的问题。自然,诸如“忠党爱国”、“全民救亡”、“民族气节”一类的抗战论点,他早已是嗤之以鼻的了。不过,人性是复杂的,对于任何一个人,我们都不能用一种想当然的框架模式简而概之,即便是汉奸。全部剖析叶一生的为人行事,或许有可供后人警醒之处。

  1942年,叶蓬调任为军委会参谋部参谋长,7月去南京宣誓就职。

  1943年4月,叶蓬任伪陆军部长,同年被任命为“军事考察团团长”,与其他成员一道搭乘“鹤见丸号”邮轮往日本,,与东条英机面晤,同时觐见裕仁天皇,发表媚日演讲。1944年1月,汪精卫枪伤复发,卧床不起,转送日本治疗 。叶蓬辞去二十九师师长一职,一月后又晋升为陆军上将,积极配合日军的苏南、湖北的清乡军事行动。1944年。汪精卫病死日本名古屋。陈公博接替汪的职务,维系汪伪政权。

  据所查资料,关于叶与汪的关系,也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叶与汪感情甚好,汪死,叶如丧考妣,觉得前路凄凉;另一说:汪精卫并不信任叶蓬,叶所训练的军警,汪不敢用,而遣派它处。但是,从叶蓬在汪伪集团所受待遇,可以证明汪待叶不薄,至于“军警”一事,只能说明,处于汪的地位,对谁他都得存心提防——当时,重庆政府对汪之公然与日媾和,恨之入骨,军统戴笠曾数人派遣特务暗杀汪,皆被汪躲脱;另外,因为曾经有过的1935年的遇刺经历,汪也非常畏惧民间抗日义勇对自己再下杀手。所以,汪的卫队人员由夫人陈璧君亲自选拔。

  1944年5月,叶蓬以南京伪政权陆军部长身份,率十二随行人员,前往缅甸,劝降中国远征军战俘陆军中将齐学启,遭到齐的怒斥。叶蓬等人继而以名贵的物品利诱,同样遭到严拒。蕞后无技可施,据说,叶对其余中国战俘说:“你们之所以不能前往南京享受高官厚禄,全都是因为齐副师长一人不肯与我们合作。”引起少数人对齐的不满,蕞后演变为仇恨。1945年4月,盟军即将占领缅甸前夕,齐被同营战俘暗杀身亡。

  1945年,叶蓬受任为湖北省省长兼绥靖署主任。

  1945年4月,美军在冲绳登陆;5月1日,日军撤出仰光;7月10日,美机千架袭击东京;8月6日,美机向广岛投掷第一颗原子弹;8日,苏联对日宣战……

  这一年,叶蓬开始派亲信暗中联系重庆方面,暗中释放了十余名在押的重庆方派遣特工。

  下面是我从网上搜得的有关叶蓬的资料,仅供参考:

  1940年,第六战区陈诚所属情报官员张振国(湖北沔阳人),潜入武汉进行情报活动,其间以各种身份参加汪伪湖北绥靖公署主任叶蓬、伪汉口市长杨揆一,以及日伪头目的各种集会。叶蓬曾为张中学时的国文老师(叶此段经历,我所涉及的史料未见记录),张直入叶蓬家求见,叶拿他无可奈何。那时,对张真实身份心知肚明的叶蓬,有意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他非但没有下令逮捕张振国,相反,还多少提供了一些帮助。只是叶蓬不准他到叶的绥署等重要机关刺探情报,也不准他到伪军各师、旅搞策反活动等。张振国权衡再三,同意了这口头协议。

  那一段时间内,张及所带领的情报人员,在武汉破坏日伪的军事设施,截获日军的重要军事情报,令日占领军恐惧。一次,张被日军抓捕,命在旦夕,此时,杨揆一(湖北鹤峰人,当时武汉市伪市长)等,害怕惹祸上身,再也不肯看在湖北籍老乡及往日私人情感的份上出面说情了。后来张被部下拼死救出,返回恩施。

  1944年10月,国民党空军第5大队中尉飞行员周致和,在执行对日作战任务中,因飞机故障迫降岳阳,被日军俘获,押到武汉。当时任汪伪陆军部长兼湖北省省长的叶蓬为了自己身边用人,将周致和保释出来,并将其安排在南京的汪伪航校任少校飞行教官(是否怀有“恻隐之心”?不敢妄测)。

  不久,周与闲居南京的原“建国”号副驾驶黄哲夫相识成为知交,商量联系共产党组织驾机起义。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表停战诏书,8月19日,周致和驾驶专机将叶蓬送到汉口,随后立即返航回到扬州。8月20日“建国”号机组人员周致和等与黄哲夫会合,驾机从扬州机场起飞,四小时后至延安。

  1945年8月19日(一说是8月20日),叶蓬的确是由南京回到了武汉,就职国民党第七路军总司令。关于此事,史料记载又有不同说法:一说是蒋介石唯恐新四军五师接管武汉,于8月11日电令叶蓬为第七军司令;另一说是叶蓬自任此职,企图将功抵罪,逃脱惩罚,曾经电告蒋,蒋未作理睬。

  我认为第一种说法较为可信。后一年,南京政府即以汉奸罪处叶蓬以极刑,蒋介石怎会承认当初对叶的承诺?况且亦无文字为证。当时蒋对叶的安排,于重庆政府来说,自然是有利无害的。所以,那时候的叶蓬,尚存侥幸心理,以为可以再逃一劫 。

  综观叶的为人行事,诸多的性格的缺点导致他丧失基本立场,以至于民族大节有亏。但我依然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叶并非残酷冷血之人,待人还是很讲情分的(政敌除外),无论是对待于己有恩的上司,还是对待知交故旧,即使是后来根本立场对立,也没有依靠出卖朋友来获取日本占领者的青睐。而且,在我所涉及的史料中,没有查寻到与汪伪时期的叶蓬,有着直接关联的血案或命案,上述数例可以从侧面证明我的看法。有人评价,叶蓬此种作法,皆是为将来留一后路。但是在我们身处的周围,有些人为了个人利益,或是什么也不为,仅只因为妒嫉而恶毒地陷害朋友,别说是友情,连蕞起码的人情都不顾,而且行事十分狠毒,从来就不考虑“后路”。相比较而言,我觉得,现实中有很多人比叶蓬还不如。

  1945年9月,国民参政会常务会通过了《请政府严惩汉奸,本忠奸不两立之训,贯彻到底,以伸正义,而维民族气节案》及《请政府迅速将惩治汉奸法规切实执行案》。从1945年9月26日起,国民党当局在各地逮捕汉奸,同时开展汉奸案的审理和结案工作,至1947年底,基本办结。汪伪集团头目周佛海由蒋介石特赦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陈公博、褚民谊、梅思平、林伯生、丁默村、梁鸿志、王揖唐、苏成德、杨揆一、叶蓬判处死刑,罗君强、陈春圃、陈璧君、卢英、江亢虎等判处无期徒刑 。

  1945年10月1日,叶蓬及伪汉口市市长石星川等57人被捕,送武汉行辕军法处,随后,叶蓬被送往南京关押。1947年9月18日,南京市新街口国防部对叶进行公开审判。国防部军法处宣判汪伪政权陆军部长叶蓬死刑。当天叶身着灰色囚服,面对宣判表情冷漠,南京各大小报纸记者对其提问,他皆不作答。而后,宪兵将叶押出审判厅,推上一辆黑漆囚车,至雨花台小刑场执行枪决。时年,五十一岁。尸体被亲眷及下属收敛,葬于南京凤台门(今安德门)。从此,叶不会再回湖北。

  后数年(1949年之前),汉口青岛路叶公馆的归属为谁?我不知道

  (完)

  注:本文有关叶蓬的部分资料参考引用王炳毅、刘亦实《走上卖国歧途的叶蓬》、沈醉《花花公子的晚节》罗君强《对汪伪的回忆纪实》

   等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