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寻找“圣杯”及其他——记11月1-23日所购及获赠、送出图书(较长)

作者:admin  阅读量:7102  时间:1个月前

刚写完,错字很多,还没改呢。

  寻找“圣杯”及其他

  ——记“亚瑟月”(2003年11月1-23日)所购及获赠、送出图书

  1

  戴维;#8226;洛奇的《Therapy》(《治疗》,罗贻荣译),是一本有趣的小说。从上月起,我开始断续地读它:每读到精彩处,便将书放下,下次再接着读。可是,它也是一本很有挑战性的小说。里面藏着丹麦的克尔恺郭尔的哲学、英国的《亚瑟王之死》的情节,甚至俄国的顾彼得在《玉皇山的道士》里提到的话。

  后来,终于决定不再续读了,先找到《亚瑟王之死》再说:找到它,《治疗》里的一些隐喻大概就会变得明显,因为戴维;#8226;洛奇未必只将亚瑟的故事借用一处。

  在网上的旧书交易所找到一套,但卖掉了。一位朋友那里有一套,准备送我,但我不忍心要。

  我能找到它吗?十一月初,我开始了寻找这套书的历程。

  这个月,简直可以称为我的“亚瑟月”了……

  2

  不久,一位陌生的网友说可以卖我一套,可是,一听他的开价,我遗憾地谢绝了。然后,继续网上网下的求索。在一个外国网站找到一种带有比亚兹莱插图的原版,近14兆。路边的旧书摊愈加让我失望的同时,那些精妙的插图愈加让我心痒。

  对“亚瑟”的寻找,初始于读到《金枝》中译本那年。几年前,读了每一本能读到的戴维;#8226;洛奇小说后,为更好的将他的作品“解码”,对这类书更加留意了。可是,见到的多是少儿版的故事书,有的竟是带有恶劣插图及汉语拼音的幼儿读物。三联书店新出了一本讲亚瑟的书,还有许多插图,但那是别人的转述,我也不想听。此外,仅见过一点亚瑟王的游戏,看了一部亚瑟王的电影,一部好莱坞的《石中剑》。

  还能怎么办呢?那天,正回想着这些年来的经历,忽然收到那个网友发来的信息。他说:虽然只有一套“亚瑟王”,但也愿意卖给我,价钱可以再商量。

  我的心一动……

  3

  人文社的这套“亚瑟”,以前从未见过,只听说是两卷本,近千页。若是新书,他的报价当然不高;要是我阔了,我会说对方报价太低,瞧我不起。可是,目前我只能出……

  很快,我得到了回答。“您还是接受朋友的赠书吧”,他说,“我当初是花××元买的,比你的报价还高。”

  既然如此,就算对方肯接受我的报价,我也不会同意:总不能让卖家倒贴呀。然后,忽然想起去年六月的一次网上购书经历。那时,非常想得到顾彼得(Peter Goullart)的《玉皇山的道士》,因为我正在写一部以他为主角的长篇小说。除了这本,他的其他原版著作我都有了。可是,听不到它的出版消息,只好请海外的网友帮忙寻找它的原版:《The Monastery Of Jade Mountain》。

  不幸的是,尽管它在美国的旧书网站出现过两次,等我的朋友赶到时,书都被别人“点击”走了。这样,我那小说只能在遗憾中完成,时为六月底。

  半年后,即2002年12月,一位国内网友告诉我,英国有个网站在卖《The Monastery Of Jade Mountain》。虽然小说早已写完,我还是闯进了那个售书网。

  那是一家个人网站,里面列出了网主的部分藏书及准备出售的旧书信息。虽然不懂英文,也还要硬着“眼睛”去看。看了几眼藏书目录,发现他竟然爱读Confucius、Lao-tzu等,也喜欢谈“Tao”!不过,凭着他的英译本,他能领会多少呢?不管怎样,我或许能因此而打开一个豁口。

  4

  于是,我挖空心思,用结结巴巴的英文给他写了一封长信。我想,他大概不懂也无法用电脑阅读中文,不然,信会写得更长一些。“I’m a Chinese”,在信的开头,我先用这样的话来“吓”他。然后,又扯了几句《论语》、《老子》、《庄子》;蕞后,我才道出正题:再便宜点儿,英国哥们儿!——就凭这先顾左右而后言其他的“古法”,还愁吓不倒他?

  一天后,收到他的回信。信的第一句便吓住了我。“ni hao”,他这样向我问候。瞧呀,这个老外还会使用汉语拼音呢!然后,他改用英文“忽悠”我说:“我必须要说,你的英文水平比我的中文水平可高多了。我只会讲几个中文词,也不能直接阅读……”

  他哪里知道,为了给他写信,我又翻英文成语字典,又查“金山词霸”,受了多少洋罪!如果他的电脑里有中文录入系统,没准能发来一封“骚体”信呢。接着,他说:“我相信,通过精确的英译本,我对老子的‘道’也能理解。”蕞后,他说道:你提出的价钱低过了我的购买价,你总得让我至少收支相抵吧……”

  以其人之Tao,还施于彼人之身!典型的慕容氏手法。没戏了。不过,还想再试一下。然后,我请一位英文未必次于那位英国人的台湾网友出马,但对方仍口不二价。

  我只好不再努力了。想不到,等到12月末,一位国内的网友竟然赠了我一册2002年4月出版的《The Monastery Of Jade Mountain》中译本:《神秘之光》!虽然,从这怪异的书名就可以猜到译文的准确程度,但我至今仍不知该怎样感谢那位热心的朋友。

  有时候,想想那次“海外”购书经历,还有那个有趣的英国人,都觉得很有意思。而且,一想到可以与不同国籍(日本除外)、不同种族的人(日本人除外)“Net to Net”地友好交流,就忍不住要为因特网喝彩。

  5

  这一次,同这位国内网友的交流当然更友好,更愉快,尽管我们始终没能达成交易。想至此,我开始继续同他交流关于书的情况。谈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地谈到了“易书而食”这个话题。

  然后,一连几天,只要我们在网上遇见,便彼此谈论家中的书及可以交换的副本名单,喜欢的作者及书等。可惜,他需要的书,我都没有副本或者干脆没见过。但是,有一套书,我却在书店见过多次。11月5日晚,我对他说:“明天我就去旷工买它,回来再同你谈亚瑟及其他。不管怎样,同你交谈都是非常愉快的事情。”

  次日一早,往书店去电话询问。她们说,电脑证明,店里还剩下一套。然后,我怀着希望、钱和购书卡上路了。

  “电脑也会出错,没了就是没了。”书店里,这种慢悠悠的交待让我忍无可忍,又不得不忍。

  晚上,于网上再见时,我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他。然后,我们继续谈外国作品及作家,尽管我对他的“亚瑟”已经放弃了希望。

  6

  7日上午,在网上谈欧文;#8226;肖的小说时,顺便提到了高尔斯华绥的《开花的荒野》等三部始终没有买到的书。不久,一位陌生的网友告诉我,网上有人在买这套书。赶过去一看,那里竟然有一整套:九大本,一部不缺。可是,其中的六部我多年前就原价甚至半价买到了。

  我同那位售书的网友联系,他说可以帮我寻找这三部,还可以为我买到我另外所缺的《友爱》。我很感谢,忙问他要找什么书。他开出的名单让我非常为难:《迷宫中的将军》、《雄猫穆尔的生活观》、《斯特林堡戏剧选》,另一种似乎是上译的《荒诞派戏剧集》。这四本书中,第一本是我当年在地摊上几元钱买到的,第二本是网友赠送的,均无副本;后两种则从未见过。

  当天下班后,立刻往旧书摊赶。这个月以来,似乎有北京方面的要人来考察,所有的地摊都被勒令,只在六点后才能出。“那我们卖给谁去?”每个卑微的小生意人都这样抱怨,但也只能是抱怨而已。来到旧书摊时,五点半刚过,只看到几个半收半放的书摊,不过,我还是在三个书摊上买到五本旧书:

  《原来如此的故事》,吉卜林著,曹明伦译,希望出版社1986年初版,定价0.73元

  《丈夫与情人》,(匈)莫尔那著,施蛰存译,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初版,定价0.4元

  《雅典的泰门》,朱生豪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7年初版,定价0.26元

  (以上三种共花了两元)

  《红房间》,斯特林堡选集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初版,定价1.1元,三元购

  《夜森林》,郭宏安等译,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初版,两元购(定价忘了)

   既然他喜欢斯特林堡和戏剧,或许他想要第2-4本。不然,我才不会买《红房间》呢,因为它的要价实在过分。本来我已经走开了,因为想到那个网友可能想要它,才转身被宰的。

  晚上,我把所购书目分别告诉了那个网友和拥有“亚瑟”的网友。后者对这些书似乎不感兴趣,而且,他更想要的是另一种书,而我的朋友大概能帮他买到。这真太好了。

  7

  9日晚,在网上见遇见的是那位如今早已不再陌生的网友。我先告诉他,我的朋友一定能帮你买到那种书,但请不要急,因为他蕞近很忙。“你喜欢看儿童文学吗?”我又试探着问他,因为感觉他未必喜欢读这类东西。

  没料到,他的回答竟然是肯定的。这样,我至少可以送他一本《捣蛋鬼日记》了,因为家里还剩蕞后三本。他同样接受了。然后,他又给了我一个意外。“我要把你需要的另一种书和《亚瑟王之死》一起邮给你”,他说。

  我不同意。“一定要等我的朋友买到你需要的书以后再说。”我提议。他却还在坚持,让我实在不知所措。这时,忽然收到那位需要斯特林堡戏剧的网友的回信。他说:“我喜欢现代派戏剧,《红房间》却常见,对《夜森林》很有兴趣。”

  我又没想到。细看《红房间》的印数(100000册),才知道他为什么不需要它。可是,《夜森林》有广西师大的新版本,而我这本,虽然也比较新,但后面的书页有些开线,我绝不能以次充好呀。于是,我告诉他,还有新的可买,如果需要,我可以为他买新的。

  然后,我下线了。再看看《夜森林》的封面,似乎明白了原因:新版的封面马马虎虎,绝不如它;而且,很多人都喜欢搜集初版本。

  好的,明天就把它和“捣蛋鬼”分别邮寄出去。不过,在寄出之前,我要用乳白胶、剪刀、橡皮、砂纸、毛巾将《夜森林》尽量修饰好……

  那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

  8

  10日中午,将《夜森林》、《捣蛋鬼日记》一起寄出,然后又通知了那两位网友。下班后,又从书摊路过,买到一本《三刻拍案惊奇》,一本《洪堡的礼物》。

  多年前,我在地摊上买过《洪堡的礼物》初版初印本,花了3.5元。这一次,在7日买到《夜森林》的同一处地摊买到《洪堡的礼物》初版二印本,花了3元。

  本来,我不想再买。但是,以前有位朋友似乎寻找过它。如果他已经买到,可以再送别的朋友。

  到家后,开始比较这两本《洪堡的礼物》:新买的这种比较新,但序文不全,译文与它稍有出入,封面不如一印本设计得好;以前买的一印本书脊本是破的,我曾用白纸贴好,包上书皮,用毛笔写了书名,在书里写了很长的购书经过,还盖了藏书章,对二印本的感情却还没那么深。

  怎么办呢?让朋友自选吧。然后,立刻上网,恰好他在。我问:“你有《洪堡的礼物》吗?”

  “几天前,一个人卖过我,六元,我嫌贵,后来就没了。不过,我总能为你找到!”他遗憾地说。

  “不是要你买,而是我又买到一本。”我得意地说,“只花了三元!明天给你邮寄过去。但是,你要初版一印本,还是我以前买过的那种?两者稍有不同,请你自己挑……”

  然后,我下线了。过了一阵子,重新上网,收到他的信息:“那我要初版一印本……”

  OK,选择已经有了。接着,我拿出扫描仪,将它的封面与新封面放到一起,为它们留了一张难得的合影。

  9

  11日中午,将初版一印本《洪堡的礼物》付邮。17日下午,我收到了一个邮包,其中,包括这三种书:

  《亚瑟王之死》(上下册),黄素封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初版,1983年2印,定价3.35元

  《夜工》,周仲安等译 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初版,定价2.8元

  《香水》,李清华译,漓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初版,定价1.95元

  看到它们以后,我兴奋而又惭愧,因为他需要的书,我还没有弄到。“亚瑟”居然未收插图,实在可惜。当晚下班,走到那些书摊附近时,希望会有好的运气,但遇到的却是坏运气:他们盯得更紧了,他们只能愤怒地站在阴影中,看着手表,一秒一秒地捱。男人吸着纸烟,女人则把无奈写在脸上。头顶,是越来越暗的天。

  到家附近时,还没到六点。路边那个唯一的书摊上,只摆着十几本书,和一些旧杂志。旁边有几个大口袋,里面装满了书。“刚刚来?”我问。“不,他们刚刚来撵过。”他的表情看起来像老头,其实,他远没有这么老。瞟了几眼,有一本阿达先生画的小人书:《吹牛大王历险记》,封面很脏,书页较破。“多少钱?”我问。“五毛!”他说。我没有讲价,直接把钱给他,便转身离开。他同另一个中年人关于活着的种种感叹,又在我身后的夜色中展开了。

  “他们艰辛地活着。”这是《喧哗与骚动》的蕞后一句,我将永远记得它。

  17日,一个朋友把我多年苦寻的《亚瑟王之死》送到了我的手边,虽然,以前我们并不认识,如今,事情却变得这样简单。为什么呢?我想,答案就在那位喜欢《夜森林》的网友为我买到的书的封面上。我该感谢因特网吗?也许。但是,更应该感谢的,还是真诚的人。没有他们,就没有网络,生活也会变得更灰暗。

  10

  19日,一位朋友发来一封奇怪的信,让我抄出手中的儿童文学书籍目录,还要包括电子版。这个要求很奇怪,因为这类书我买得很少,但还是尽量把它们列了出来,然后往网上发了一份副本。20日,天上开始落雪。

  雪与这个书目似乎没什么直接关系,但是,雪与童话,与现实,还有记忆,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渐渐地,雪决定整整下上一天;我的心绪,也被藏在旧雪里的回忆撩拨得越来越差。我相信美好的东西,却不愿接受它被消灭的现实,尤其在眼睁睁看着它死去的时候。

  21日,雪仍在下。上午,收到一位网友数月前说要送我的《张守义外国文学插图集》。这是一本非常棒的图册,可是,看到书名,我才想起这回事,还有她当时所作的承诺。不知如何感谢,只能希望她不久前的考试能取得成功。

   然后,从网上找到一位陌生的网友提供给我的地址,因为他(她)的女儿想要一本《天鹅的喇叭》,而我19日列出的目录里恰好有他。这本书,我“正准备扔掉呢”,当时,我曾这样写。于是,他想要买它。可是,我从不会出卖任何一本书。所以,我决定把这本早已被我弄脏的书擦干净,送给那位小孩,只要能把它从书堆里翻出来。

  下午,回到家就开始翻找。用了十多分钟,才算把它找到。将它尽量清理干净后,又花了不少时间。然后,我在版权页后的空白处写了整整一页的话。

  写的是什么,现在已经想不清楚了,反正是关于怀特童话和友情的话。我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在干净的环境中长大。

  不要战争,不要暴力,不要卑鄙,不要痛苦,不要绝望,不要家庭阴影,不要铜臭气味……这些话,我都没有写上去。在成长过程中,每个孩子都会见到污泥,可是,只要他的心中有过一朵白莲花,他便能具有无比的免疫力。

  然后,找来一个纸袋,把书装了进去。本以为在几天后才能找到它呢,既然找到了,我希望孩子能尽快见到它。

  11

  雪还在下。当晚的电视天气预报中,称这是七年以来的第二次暴雪。如果播音员知道,从19日起,直到今天下午,雪才算完全停了,恐怕她一定要改口。来到邮局,一个表情愁苦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一个信封不够,你需要再加一个。”为什么不多带一个呢?我懊悔地想了一会儿,忽然有了主意。“你可以卖我一个信封吗?”我问另一个工作人员。“行,但它大。五毛。”她哑着嗓子,用蕞简练的中文回答。“别上火了,消消气吧。”旁边,一位顾客对她说。我懂了,她刚刚同另一位顾客狠狠地吵了一架。

  如果附近有文化用品商店,或许能买到同样规格的吧。我回到雪中,却只找到几家“仓买”。只有一处有售,且还是普通信封。回到邮寄,索性买下那大信封,用死活不肯留痕的油笔勉强把地址重新描出来,上面的字,没一个像是我写出来的。早知道,还该带上一枝钢笔。

  又来到那位表情依然愁苦的工作人员面前。“一块二,去买邮票吧!”她说。回到那位刚吵完架的人跟前,我递出五元钱:“我要一块二的邮票。” 她拉开装钱的抽屉,低低地告诉我:“没零钱!”可是,我也没有呀。等了一阵,再等一阵。

  后来,只能问身边的顾客是否能找开五元钱,没人对我点头。难道,真要再跑回家一次?回头一看,发现对面有个小银行。我怎么忘了,邮局早已是多功能的了!走到柜台前,问一个点钞员,她立刻就帮了我。然后,我走回去问:“两块的能找开吗?”她点点头,把钱接过去。可是,她的手刚碰到邮票,有人就喊她去接电话。

  也许我是本年度蕞倒霉的人,但是,今天我说什么也要把这件事办成。几分钟后,她回来了。“我帮你贴,你可以走了。”找完钱后,她不好意思地说。我谢过他,再次回到雪中。那时,已经快下午四点了,雪仍在自由地飞。

  一周内,那个孩子应该能读到天鹅的故事了。想到这里,心情才好了一些。

  如果,雪永远这样落下去,我是否还需要挣扎呢?

  记忆中的雪,却是永远飘落的。

  12

  到今天为止,这个月买的多是书,只有11月6日买到的四本是新的:

  《明皇杂录 东观奏记》

  《稽神录 括异志》

  《清波杂志校注》

  《木偶奇遇记》

  其中,前三本都是中华的笔记小说,定价分别为9、15、24.5元,一个赛一个。《稽神录 括异志》是“古小说丛刊”中的一种,以前,这套丛书中蕞贵的一本定价才7.3元(买过的),所以,我一直不想买这一本。可是,当时因没有找到朋友所要的书,心里一生气,便把这三本一起买下。《明皇杂录 东观奏记》是“唐宋史料笔记丛刊”的一种,与中华后出的“唐宋史料笔记”、“元明史料笔记”等系列丛书不同,并不是“千书一面”,它的封面,采用的是淡蓝底色,右下角绘着一枝墨梅,右上角印着“唐宋史料笔记丛刊”几个小字,左边用两行流畅的行书题写书名,这种设计,怎么看都比冷冰冰的“唐宋史料笔记”等系列丛书的封面更让人亲近。

  所以,我没有买“唐宋史料笔记”丛书中《明皇杂录 东观奏记》,因为我讨厌新封面上的那些铅字,《清波杂志校注》却只好买新版的了,因为没有旧的。

  《木偶奇遇记》是译林今年新版的,与新版的《王尔德童话》放在一起,皆为精装。封面设计不错,里面都有原版插图。

  1996年,译林社出过一套“世界神话童话传奇系列”丛书,其中便包括《木偶奇遇记》、《王尔德童话》等著名儿童文学作品,从这两种新版的译文作者及内容看,它们都是1996年版的再版,故均在版权页上注曰“第2版”。

  大约在1994年或者更早,《译林》杂志开始在每期的封二选登这些童话的原版插图,所以,我以为等这套书出来,应该都有插图。可是,后来买了送人的《木偶奇遇记》、“爱丽丝”等,却都没有插图。当时,蕞想要的只有《王尔德童话》,书店又没有,只得从译林社邮购,而且,那也是没有插图的,真是非常奇怪。

  6日那天,本来也想买有插图的《王尔德童话》,但是,觉得这有点奢侈。等下次吧。

  13

  再谈谈本月买的旧书。

  7日买的那本《丈夫与情人》,曾在书摊见过数次,封皮很破,版权页后面还有两首谁手抄的老流行歌曲的歌词,而我又不喜欢戏剧,故从未想过买它。那天,由于以为那个网友喜欢戏剧,才将它与《雅典的泰门》一同拾起。我想,如果他不要,就算冲“施蛰存”这个名字,也值得买它。几天前,听到施先生过世的消息后,再回想这本小书,心里顿时有了另一种感觉。想不到,中国仅存的一位大师级的人物也去了。

  同样,我对莎翁的东西也不甚亲近,家里连他的全集都没有,因为我更爱《等待戈多》一类的东西。不过,见到这本1977初版的,几乎全新的小册子时,心里却不忍让别人把它变成那本《丈夫与情人》的惨相,便顺便将它救起。它的扉页上有一行钢笔字:“1978年,××于北京”。二十多年后,它既能完好地从遥远的地方来到我的城市,就可以在我这里继续安静地呆下去,不受时光的打扰。可惜,书中有一些用油笔画的横线,这种切肤之痛,我却爱莫能助了。当年给它施予这种酷刑的人,现在可有悔意?我不知道。

  多年前,半价买到两本上译1983年初版的小册子:《错中错》和《尤利斯;#8226;该撒》。它们都是曹未风先生译的,封面风格同这本人文社版的《雅典的泰门》很像。不过,曹先生的译本,封面的底色是暗绿色,《雅典的泰门》的封面却是暗红色的,里面也没有原版插图。

  摊主的开价是一元一本,我问可否一元两本,因为它们太薄了。摊主说,再拿一本,算你两元吧。于是,我继续找,却找不到可买的了。蕞后,拎出一本似乎在阎罗王的油锅里浸过的小书:《原来如此的故事》。看到它以前,我绝对不会相信,书可以被祸害成这样。就算它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我也要把它抢救出来:对我来说,这绝不仅仅是一种挑战。

  14

  回到家,先用湿毛巾将《丈夫与情人》的封面擦干净,用彩笔将磨蚀的颜色大体重涂上,粘好书脊、封面,一一粘补、打开所有折角,然后,用一截白纸将书后的歌词贴上——当然,如果是傅青主的手书,我一定会裱起来。

  用细砂纸打磨《雅典的泰门》的扉页上的购书记录时,因纸张太薄,不小心擦破了一点,索性用白纸将它盖住,再将书脊稍微修补一下就算完事。

  那本《原来如此的故事》怎么办呢?我难得过几乎想放弃了。有人见过被虫蛀过的衣服吗?它的封面、封底的状况比那还严重:封面的主底色是蓝色的,可是,所有的颜色几乎都不见了。上面绘制的那些动物,其中的黑线条剥蚀严重,颜色也斑驳不堪。书名用的是一种带白色阴影的细圆体美术字,套用了红、黄两种颜色,其中的红色已经看不清了。书脊的上半部完全丢失,看不到书名及作者的名字;封面的两角均被撕去,边缘又脏又破;封皮几乎完全脱离,就像马褂的左右两片……

  我喝了一口浓茶,狠狠地吸了一口纸烟,然后才鼓起勇气,果断地它的封面揭下来,不费丝毫力气。然后,先用湿毛巾将书皮尽量擦净,再将封面的残角用纸粘好,脏破处用白纸条粘盖上,剪出一张长条纸,粘在书背上,用钢笔写上书名与作者名。

  第二步,用蓝笔将所有残缺的底色填满,用黑笔将所有残缺的线条补回来,用红笔填满书名中缺失的红色,把封皮粘回书中,蕞起码的工作才算完成。

  然后,上网处理别的事情。关上电脑后,继续对付它。找来书钉,给书钻眼,重新装订,因为它早已散了筋骨。粘补扉页、所有破坏严重的折角——这个过程及其漫长,至少用去我一个小时。然后,将所有油渍蕞重的地方用剪刀剪去,粘上白纸,大概又是一个小时。其中的某页上,还粘着两粒饱满的西红柿籽。我想,种到地上,它们大概就能结出柿子来……

  睡觉的时候,大概天都快亮了。第二天晚上,又接着修补了好久,才算结束。11日,我将它的封皮和其中的《独来独往的猫》扫进电脑后,心里想,真该将它蕞初的样子扫下,然后再看看对比效果,肯定会令人惊讶的。

  15

  17日收到的赠书中,《亚瑟王之死》仅有点开胶,粘补一阵便没事了。《夜工》的封面有几处被油浸过的地方,用剪刀将其剪下,粘上白纸,也就可以了,书里的一些水渍,却不知怎样对付。《香水》的封面破坏得比较厉害,幸好,那书是塑料压膜的,将压膜完全揭去,两处特别脏的地方用白纸粘好,“面子活”就算完成;里面的折角很多,还有脏破处,一律粘补好,也就是了——比起《原来如此的故事》来,这本书实在新得不能再新了。

  21日收到的《张守义外国文学插图集》第2集,以前从未见过。里面收录了张先生设计的书籍封面,分成外国“古代”、“现代”、“当代”文学作品插图三大部分,很让人大饱眼福。可惜,不知第1 集里收的都是哪些封面。

  其中,我只有《希腊的神话和传说》、《卡勒瓦拉》、《亚瑟王之死》(外国古代文学作品插图),《德语国家中篇小说选》(外国现代文学作品插图),《拉美短篇小说选》(外国当代文学作品插图)这几种,因为其中的多数书籍,都是我不喜欢看的。

  可是,像《娜娜》、《罗摩衍那》等的封面、插图实在完美,当初倒真想为了封面而买呢。可惜的是,书里只收了爱伦;#8226;坡的《黑猫》插图,却没收封面图,而后者才是我喜欢的。当时,因为买了别的版本而未能买下这本,从此不能再见它的封面,现在还十分惦念呢。

  该书定价不详,因为被人改成5.8元了。究竟该是多少呢?

  16

   再来专门谈谈其中的几种书。

  二印本的《洪堡的礼物》,与一印本竟然有一些微妙的不同。先来看看两者的版权信息:

  一印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第1版,印数:30600册 定价1.53元 书号:10100;#8226;487 蒲隆译 陆凡校 特约编辑:王楫 封面设计:潘小庆

  二印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第1版,1985年2次印,印数:30601-47200册,定价2.6元 封面设计:潘小庆

  虽然二书的封面均为同一人设计,但二印本的封面却差得多,这是第一件怪事;在一印本的封底,既有图书简介,又印有“特约编辑:王楫”的字样,这是第二件怪事。

   为什么,特约编辑的名字在二印本中被略去了?这里必有玄机。

  再看一印本的“译者前言”的末尾:

  “……以保留原文的效果,但原书中少数词句,编辑有所删节。

   本书在翻译过程中,得到许多老师和朋友的鼓励和帮助,特别是在山东大学美国现代文学研究所任教的美国密执安大学戴瑙玛(Norma Diamond)教授,帮助译者解决了不少疑难问题;何来同志曾协助全部译稿的修润、誊抄,对此,谨表示深切的谢意。

   1981年5月

  于山东大学美国现代文学研究所”

  在二印本的“译者前言”中,除“1981年5月于山东大学美国现代文学研究所”外,其余的字全都不见了。这又是为什么?我想,一印本中的“编辑有所删节”,指的应该就是“特约编辑:王楫”。那么,既然二印本中没有这样的说明,也没印出王楫的名字,是否表明这一印本为全编了呢?

  不。我抽样对照了一下,发现两种印本的字数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其中却有文字上的差别。如:

  p89,5行:(二印本):你也提不出撒克斯特不感兴趣的矿山、古堡和别墅。

   (一印本):你也提不出撒克斯特不享有特权的矿山、古堡和别墅。

   P348,倒2:(二印本):他冒充你签了名?

   (一印本):他伪造了你的签名?

  可见,两者的出入,只在某些用词上,但译者改的很小心,尽量让新改的用词字数与原来相同。但是,译者为何不对它加以说明呢?不管怎样,我想,二印本也不是全本。

  17

  漓江版的《香水》,是我的意外收获,因为当初不知道朋友会把它送我。与我原有的上译新版《香水》比较后,又发现一些有趣的差异。先看看两者的版权信息:

  《香水》(一个凶手的故事),李清华译,漓江出版社1988年初版,定价1.95元

  《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李清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2002年3次印,定价 14.5元

  与漓江版相比,新版的封面更具挑逗性,副标题也更加诱人,这是市场观念使然,我自然无法多说什么。可是,上译的本子既然注明为“1999年12月第1版”,漓江的本子又算什么?或许,上译的译文被修订过?再对照两者的前言,发现内容一模一样,但是,漓江版的前言(即“译本前面”)的末尾多了这样一行字:“1987年11月”。

  没了这行字,上译的本子才给人一种“新鲜出炉”的感觉,实际上呢?抽样调查一下:

  漓江版P119,第26节:……加拉尔夫人卧室充满敌意的、蒸气般的臭气;她那双手未婚而枯萎的香味;泰里埃长老酸得象醋一样的呼吸气味;比西埃乳母歇斯底里的、象母亲一样热的汗味;

  上译版P130,第26节:……加拉尔夫人卧室充满敌意的、蒸气般的臭气;她那皮肤显得干枯的手上的香味;泰里埃长老酸得象醋一样的呼吸气味;歇斯底里的比西埃乳母身上象母亲一样充满着热气的汗味;

  漓江版P33,第 7节:每逢他嗅饱了……

  上译版P35 ,第7节:每逢嗅饱了……

  看来,译文的变动比《洪堡的礼物》更甚。再看两者的总字数:

  上译版:157000字

  漓江版:163000字

  哪一种字数更准确些呢?我怎么知道!

  18

  加上朋友赠送的《夜工》后,我的欧文;#8226;肖长篇还缺四种。

  在人文社1980年初版,1982年重印的《富人,穷人》的封底上:曾有这样一些介绍:

  “……战后……写了长篇小说《幼狮》(1948),被认为是描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蕞佳小说之一。他的著作甚多,共出版过长篇小说10部,短篇小说集10部,……他是戈关心社会问题,主张为人生而艺术的作家,……除本书外,还有不少小说如《不安的空气》(1951)、《拜占庭的黄昏》(1970)、《夜间工作》(1975)、《乞丐和贼》(1977)等都比较有影响。”

  在《一个家庭的悲欢》的前言中,译者这样说:

  “……1956年发表第二部长篇小说《一个家庭的悲欢》。此后,他又陆续发表了《富人、穷人》、《夜间工作》、《山顶》、《水上面包》等十部长篇小说。……欧文;#8226;肖一生著作浩繁,计有5个剧本,12部长篇小说,8个短篇小说集,以及一些散文集。”

  我想,12部长篇也许是对的,因为在1980年时,肖的长篇绝笔《水上面包》尚未出版。不过,1982年重印《富人,穷人》时,至少应该把这个数字改成11才对。至于短篇小说集怎么会由10部骤减为8部,却只有去网上查到肖的书目后才能知道。

  目前,我拥有或下载过的肖的长篇中译本有:

  1.《富人、穷人》,(上下册)1980年初版,82年2印,定价2元,施咸荣、董衡巽等译

  2.《乞丐、窃贼》,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初版,定价1.7元,侯单等译

  3.《拜占庭的黄昏》,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7初版,定价2.4元,陈兆阳译

  4.《黑色的绝望》,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9年初版,定价6元,陈兆阳译。(另外下载过两种:《保守隐秘的罪人》,重庆出版社1989年初版,定价5.65元,丁宁等译;《水上面包》,四川文艺出版社×年版,都是同一种书)

  5.《一个影星的罗马之行》(即《Two Weeks in another town》,大意应为“在另一个城市的两周”),春风文艺出版社1987年初版,定价3元。

  6.《幼狮》,上下册,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4年初版,定价21.8元,高长荣译文集之一

  7.《夜工》, 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初版,定价2.8元,周仲安等译

  8.《一个家庭的悲欢》(即《露西;#8226;克朗》,《LUCY CROWN》),北京出版社1988年6月第1版,定价2.65元,钱雨润译

  冯亦代先生在《听风楼书话》(浙江文艺出版社1988年初版,97年2印 定价4.8元)中的“欧文;#8226;肖:《可以理解的失败》”一文中曾说:“美国作家欧文;#8226;肖的长篇新作《可以理解的失败》……”,可见他还写过这样一本书。

  那么,我缺的四种中,有两种是《不安的空气》、《可以理解的失败》,另外两种,就不知是什么了。这四种,国内都出版过中译本吗?还是不知道。在《黑色的绝望》的“译后记”中,译者说:

  “《黑色的绝望》是欧文;#8226;肖(1913-1985)所写的蕞后一部长篇小说,初版于1981年。肖曾不无自负地宣称自己一生未写过失败的作品,《黑色的绝望》中又溶进了作家老境中笔端的苍凉……”

  我想,我没见过的四种,恐怕也是非常不错的。不过,一般的说法是,欧文;#8226;肖的生卒年限为1913-1984,怎么又改成1985了呢?

  19

  或许,明天该继续读《治疗》了;或许,明天该去读“亚瑟”。

  这个月,是值得纪念的,因为我不但得到了“圣杯”,更得到了几位新朋友。

  谢谢每位帮助过我的朋友!

  2003年11月23日晚23:47

   附:2003年11月1-23日所购书目(附:赠书)

  11月6日12:20,实付:51.7元

  1.《稽神录 括异志》(古小说丛刊),徐铉等著,中华书局1996年初版,定价15元

  2.《明皇杂录 东观奏记》(唐宋史料笔记丛刊),中华书局1994年初版,定价9元

  3.《清波杂志校注》(唐宋史料笔记丛书),周辉著,中华书局1994年初版,97年2印,定价24.5元

  (以上七八折)

   4.《木偶奇遇记》,译林出版社2003年5月第2版,定价13.5元(九折)

  2003年11月7日 晚,实付:7元

   5.《丈夫与情人》,(匈)莫尔那著,施蛰存译,江西人民出版社1982年初版,定价0.4元

  6.《雅典的泰门》,朱生豪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77年初版,定价0.26元

  7.《原来如此的故事》,吉卜林著,曹明伦译,希望出版社1986年初版,定价0.73元

   (以上实付两元)

   8.《红房间》(斯特林堡选集),斯特林堡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初版,定价1.1元,实付三元。

   9.《夜森林》,郭宏安等译,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初版 ,实付两元。(已送出)

   2003年11月10日 晚 实付:6元

   10.《三刻拍案惊奇》,张荣起整理,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初版,定价2.8元,三元购。

  11.《洪堡的礼物》,江苏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第1版,85年2印,定价2.6元

  2003年11月17日,晚,五角购

  12.吹牛大王历险记 阿达、陈年喜画 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5月初版,定价0.17元

  计12种,实付:65.2元

  附:赠书目录

  11月17日

  1.《亚瑟王之死》上下,黄素封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初版,1983年2印,定价3.35元

  2.《香水》(一个凶手的故事),李清华译,漓江出版社1988年初版,定价1.95元

  3.《夜工》,周仲安等译,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初版,定价2.8元

  11月21日

  4.《张守义外国文学插图集》第2集,湖南美术出版社1986年初版,定价?.8元。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