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80后的大学生,我非常的经历...有谁和我一样吗?

作者:站长AI编辑  阅读量:5689  时间:1个月前

法庭上,大红的国徽下面,三位法官,左边一位老法官靠在雕刻着天平的木椅上,用一根手指的指甲若无其事的剔着牙。右边一位中年女法官,猫着腰,一直低着头,似乎在认真看着桌面上摆着的案件材料,不时打个旽。只有中间的主审法官正襟危坐,程序化的组织着庭审的各个环节,不时声音响亮,毫不客气的讯问着被告人。他开庭前告诉了被告人有自行辩护或委托辩护人(律师)的权利。但是令旁听席上的李潮有点不解的是,被告人几次想说话都被他制止了。同样的,在法庭调查阶段,国家公诉机关----检察机关的一位中年检察官,表情严厉的询(讯)问被告人,并告诫被告人,他问什么被告人就答什么。

  徐某以前贩过毒、被定过罪,是累犯。他当然明白党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政策,所以恭恭敬敬的坐在被告人席位上,态度极其老实。而在酒店从事“坐台”小姐“工作”的“娜娜”,从未上过这种场面,所以比较紧张,对检察官的问话答非所问。那位男检察官一发问,她就极力为自己辩解,说侦查机关在她的出租屋搜出的十几粒冰毒是徐某送给她用来吸食的;而且有一位侦查人员还打过她两耳光。还说她在侦查机关前两次的讯问笔录中的关于向徐某购买过一次冰毒的供述,是侦查人员逼迫她的。一提到有侦查人员打她、逼迫她的字眼。男检察官就制止了她,告诉她与他所问无关的不必回答。辩护律师的天职就是捍卫被告人的合法权利。李潮不时的用眼睛盯着右侧辩护人席位的覃主任的举动和表情。覃主任表情冷静,他用笔在信笺上不停的写划着,也许他对法官和男检察官的发问方式并不认同,甚至显得有些无奈。他对男检察官的发问虽然也向法庭表示反对了一次,但李潮想他也许认为与法官和国家公诉人的关系闹僵了,对被告人蕞后的判刑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被告人所说的一些话,也仅是一面之词,并不能提供其他证据。就算提了,对定罪量刑是不会改变的。

  进入法庭辩论阶段,轮到覃主任发表辩论意见了。他对公诉机关指控徐某贩卖毒品罪罪名的定性没有异议,仅从量刑方面提出如下几点意见:

  第一、本案中提供毒品给徐某的“卖家”杨某,其实是侦查机关的“线人”。此案属于毒品犯罪案件中典型的“特情引诱”,自始至终都在侦查机关的严密监控之下,被告人的贩毒行为不可能得逞,所以此案应属于贩卖毒品罪(未遂)。而且本案的特情引诱中,还存在“数量引诱”的问题,徐某首先仅联系杨某购买1000克海洛因、、、、、、所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的规定以及2008年《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文件之精神,对被告人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二、本案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并非十分清楚。被告人徐某供述,他所购买的毒品海洛因是受下家一位叫做“马多拉黑”的甘肃人指使。29万的毒资亦是该人所提供。但是侦查机关为什么不依照“线人”所提供的线索,继续监控被告人,直至将马多拉黑一举绳之以法,以便充分查清案情、、、、、、

  第三、被告人第三、四次供述其所购买的800粒甲基茶丙胺(冰毒),是用来自身吸食。公诉机关指控其贩卖甲基苯丙胺的证据仅有被告人的第一、二次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明显证据不足。依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并且第二被告人“娜娜”的供述恰好证实了徐某仅是用来吸食“小马”(该犯罪嫌疑人对甲基苯丙胺的代称)的事实。

  第四、因为此案是在侦查机关的监控之下进行的,客观上不可能得逞,所以被告人的行为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后果是有限的。

  第五、被告人徐某的认罪态度较好。无论在侦查阶段、公诉机关的审查起诉阶段、还是今天法庭上的表现、、、、、、

  旁听席上的李潮不由得为覃主任义正言辞、越来越洪亮的辩护在心里连连喝彩。他原以为此案做为一名辩护律师,有些话不敢说、不好说、不能说,有些方面基本无话可说,没想经过覃主任之口,令人听后不由得点头称是。

  每次跟随主任一道出庭参加旁听,就算案情清楚简单的案子,律师似乎仅能从被告人的主观认罪态度方面说些恳请法庭在量刑时给予被告人从轻处罚,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的套话。但是覃主任都能够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查阅厚厚的案件材料,找到新的突破口。

      风城市某区法院,有一次在一个居民小区的老年人协会院子里,成立了个临时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一起旅游合同纠纷案。案情简单,就是风城的一位老年妇女(原告),和风城的“风花雪月”旅行社(被告)签订了一份“风城---深圳”7日游的旅游合同。原告到达深圳某家四星级宾馆,留宿的第一晚,便因在卫生间滑倒而造成小腿骨折。后便返回风城的某个诊所进行医治。律所的一位副主任,身穿律师袍代理原告参加了诉讼。当天到的老年人挤满了整个院子,法院还邀请当地电视台做录像当天副主任和对方一位资深律师的论辩平中见奇、十分精彩。不过法庭可能考虑到“社会效应”,当庭进行了宣判,一股脑儿地判决该旅行社赔偿原告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伤残鉴定费等共计5万多元。台下一片叫好声,却被该区法院有的人私下笑评为“葫芦僧断葫芦案”。

  每个月400元的生活补助发下来后,他花了90元(后来涨到100元)的房租。剩下的,他每个月都会购买一、两本律师实务指导方面的书。书里面的那些为了捍卫当事人的利益、捍卫法律的尊严而不顾名誉、前途乃至生命危险,历尽艰辛只忠于事实和法律的大律师们的职业精神和风采,令他深受鼓舞。正如老一辈大律师张思之先生所言:

  “真正的律师,似澄澈见底的潺湲清流,如通体透明的光泽水晶:是真正的人,表里如一,道德崇高,事事处处体现着人格的完善与优美。

    真正的律师,必有赤子之心:纯正善良,扶弱济危;决不勾串赃官,奔走豪门,拉拉扯扯,奴颜婢膝;决不见利忘义,礼拜赵公元帅,结缘市侩,徇私舞弊;他自始至终与人民大众走在一起。

    真正的律师,实是一团火,从点燃到熄灭,持续放着光,散着热。艺品高超,仗义执言;爱爱仇仇,义无反顾。”

  通过司考,对于律师行业来说,仅是一张从头开始的门票。一名律师只有具备“案源、口才、技能、理论、全方位的社会知识、、、”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潮有点后悔,自己的大学时代没有很好的学习英语和普通话;没有过多地参与演讲辩论等各种学校文艺活动;甚至有点挽惜曾经没有扎实地掌握好法学理论、没有更多的看几本文学、历史、社会学、口才等方面的书。也许没有进入“律师”这道门,他便不会像现在一样努力的学习。不过亡羊补牢,犹未晚矣,他不会浪费心思去叹息后悔。他永远对明天充满美好希望,他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大律师。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他一次次的纠正着、克服着西南地区带有浓重方言色彩的普通话,为此他常常虚心地向大杂院里的一位小学生练习;他细心体验着身边生活中的法律;他用心的分析思考书本上律师们经典案例的诸多细节;他关注每一期《法院日报》、《检察日报》的精美文章;他为了结识更多朋友,甚至加入了风城的安利直销团队、、、

  西南高远而明净的蓝天下,又是一个火热的夏季。下午的下班时间过了,他还在如饥似渴地读着今天第5404期《检察日报》上的一篇关于犯罪嫌疑人通过网购向国外邮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文章-----《国际航空挂号信里藏着26枚濒危蝴蝶标本》、、、、、、 

  “哎、、、、、、

    月亮出来照半坡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阵轻风吹上坡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啊!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从西南阳光下班回到出租房,巍峨的苍山顶上的夕阳,已褪失了蕞后一抹金黄。源自当地的世界名曲《小河淌水》,再次从二楼小包工头董大哥家的出租屋内“流淌”出来。原汁原味的山间小调,像一涧清澈的小溪流,轻轻地、缓缓地流进了斜靠在床上的李潮的耳膜,流进了儿时那遥远的心田,流走了淤积的疲惫与年青的淡淡忧伤。仿佛听到了母亲对儿时自己傍晚归家的呼唤,仿佛看到了林子里、宁静的月光下,一对火热而羞色的哥哥和妹妹,幸福地对唱着那首古老传下来的情歌、、、、、、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