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古风:《青衣客》第二章:论茶坊内闲听书

作者:admin  阅读量:7900  时间:1个月前

  玉珠垂落檐牙,秋风吹过梧桐,卷起一地的萧瑟。

  “啪!”

  老儒生将惊堂醒木一拍,论茶坊内满座寂然,紧接着,便只闻得老人抑扬顿挫的声音回荡:“且听老朽将这事与诸君细细道来……”

  论茶坊听书——这便是临启百姓闲暇之时的玩乐。

  今日,老儒生弃了他的红颜祸水才子风流,讲起了当朝郎将军戎马一生的话本。

  “且说这当朝左将军郎殊衡,可是位忠君胆肝昭日月的人物。”

  老儒生顿了声,眯着眼,一张脸笑成了龙须菊,随后清了清嗓,扬声又道:“熙和三十六年, 患疾去行宫休养,碍于子嗣缘薄,便只能谕令三公监国,怎料这一交代下去,便出了岔子……”

  突然,一少年愤扬高亢的声音自座下传来,打断了他的话:“这个我知道!这就是十四年前臭名昭著的'三臣之祸',那年赋税整整往上提了一成,害得我阿妹活活饿死!”

  老儒生被他截了话,已有不悦,听了他这话后,却是渐生悯意,摇了摇头:“这世道啊,上面的人作乱,却是要我等黔首家破人亡,无处明冤,当真是社稷堪忧。”

  论茶坊内大多都是平民百姓,都实实在在地经历过那段不堪日子,心下共生沦落之情,一片黯然神伤。

  “先生这话未免不妥。”

  满座伤感之下,竟有人站出来反驳。

  “你们这些公子哥儿懂什么!”那殁了阿妹的少年当即便红了眼,头也不回地骂道,“不知世态炎凉的娇娇儿,滚回你的金窝里去吧!”

  那人一怔,不知是没料到少年反应会如此激烈,还是第一次这样遭人样痛骂。

  老儒生向茶架子望了望,瞥见一角青衣,神色一变,开口劝道:“小子无礼,这是位书先生。”

  少年听闻这话,眼中燃起的怒火瞬间被浇灭,末了还露出一点惊色。

  书先生,是大历百姓对读书人的敬称,地位不同于黔首。此皆因大历朝开国以至孝尊师二道治天下,至今虽已过五皇八帝,发令通达,这习俗却依旧延续了下来。

  这位书先生,正是几日前来到临启的苏袂。

  苏袂端坐在茶坊的角落里,身子掩映在搁置茶叶的茶架后,倘若他不出声,旁人也难以察觉到他,那老儒生能看见他,也是借着坐高台案的优势。

  见许多人都看了过来,苏袂执茶的手指不由地紧了紧,骨节泛白,神情愈发刻薄:“诸位可是瞧出什么来了?”

  见他面色不善,众人立即收回目光,避之如同蛇蝎。

  苏袂垂下眼帘,松开了手中的茶盏,掌心里竟是一片湿热,心中亦是一番杂乱,无心再听那话本。

  “新鲜的云吞出锅了,热乎乎的,哎,客官,您要来点吗?”

  耳畔传来的热情问声惊醒了浑噩的苏袂,他有些恍惚地眨了下眼,抬头一看才觉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再看了看往滚汤大锅里下饺子的摊主。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出了论茶坊,还走到了卖吃食的地方。

  心下暗恼,当真不该去那种喧闹地方,扰的人心神不定。

  那摊主见他久立不语,神色有些莫名,便伸着一双还沾着面粉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客官,您没事吧?”

  “无碍。”苏袂不着痕迹地躲开了那几乎要抹上他脸上的大手,鼻子嗅到一股浓郁的骨汤香味,腹中无米,便要了碗云吞,寻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食进不过三口,便察觉有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身子没由来地一僵。

  苏袂不得不放下双箸,抬眸看去,见到来人,有些诧异。

  来人将手中的包袱放在桌旁,一撩下摆,就着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见苏袂诧异地看着他,来人摸了摸脸,轻笑道:“怎么,我脸上绣花了?”

  苏袂摇头:“不,只是有些惊讶会在这里遇见你。”

  来人但笑不语。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