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這位槍林彈雨中屢立戰功的老革命的問題什么時候可以得到解決

作者:admin  阅读量:8632  时间:1个月前

   這位槍林彈雨中屢立戰功的老革命的問題什么時候可以得到解決

  【发贴人:老李 电话:13879022112

   Email:jxxyll@hotmail.com或408905682@QQ.com 】

   這位老革命1947年12月参军,1949年2月入党。先后参加过平津战役、辽沈战役、錦州戰役、南下(解放江南)、抗美援朝、(1957年)青海剿匪、(1959年)西藏平叛等,出生入死多次荣立大小战功。【因為各種原因,現在有的立功證明已經找不到了,現在還在的有:1949年3月榮立大功一次(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南軍區司令員林彪、政治委員羅榮桓、鄧子恢、譚政、政治部主任陶鑄簽發,402團頒發);1949年5月榮立三等功一次(402團頒發);1953年榮立小功一次(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司令部、政治部,中國人民志愿軍政治處簽發,第54軍教導大隊頒發);因為他曾經參加過很多戰爭、戰役,所以上級給他頒發了很多獎章或紀念章,其中有:(1948年)解放東北紀念章;(1950年)華北解放紀念章;(195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獎章(中國人民志愿軍0834部隊政治部、干部部頒發,編號:74011號);朝鮮和平紀念章等】进藏平叛期间奉命留藏(浪卡子县)协助开展民主改革(现任国家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同志當時曾經是他的翻译);1960年轉業后先后在西藏浪卡子縣、曲東縣等地工作(任縣武工隊長等職);1965年他开始有严重的高山缺氧反应,几次危及生命,故1973年上级将他内调到新余工作,直至1983年5月离休(行政19级)。批准离休单位:江西省宜春地区行署公署人事局;江西省人民政府1983年5月27日向他颁发了(由国务院制发)编号为20705号的老干部离休荣誉证;接受安置单位:新余县(即现渝水区)卫生局。

   可他现在的收入(包括200元护理费)是1700元/月左右,感觉和其他同级别离休干部的待遇差距很大,甚至还不如一般退休干部,和普通退休职工差不多。幾年來他為此曾多次到有關部門咨詢過;2007年4月、五月份這位老革命在老伴的陪同下(兩個人的年齡相加是150多歲)又幾次(被有關部門推諉)到渝水區府辦、區衛生局、人事局、老干局、民政局、社保局等部門去咨詢(在36度的天氣中一個上午樓上樓下的跑了幾個地方幾個部門幾十級扶梯,回來后病了一個星期);此后他自己和他的晚輩們又不下十次的分別到有關部門去咨詢,并遞交了《关于离休后有关待遇的再咨询》、《关于按规定享受相应离休待遇的要求》等書面材料;2007年5月上旬他的晚輩分別向新余市長和兩位副市長發過一份《关于离休后有关待遇的咨询》的電子郵件,6月初看到渝水區勞人局一份《關于渝府辦交辦函【2007】46號***情況匯報》,謂:因為這位離休老革命的生活待遇“由差额拨款的渝水医院自行解决;270元菜籃子補貼以及醫療、工齡補貼等,......目前全区卫生院所有职工都没有发放这些补贴,自然***同志的这些补贴也没有发放”云云。2007年8月3號上午新余市渝水區衛生局、老干局和渝水醫院的領導到這位老革命的家里:代表組織來看望并對這位老革命表示關心和愛護。這位老革命和他的子女晚輩們向各位來訪領導表示感謝并再次提出要求:

   (1)糾正以前把這位老革命、離休老干部混同于一個普通企業退休(養)職工,將他的生活待遇混同在差額撥款單位發放和各種政策性補貼、補助與其他普通職工或普通退休(養)職工一樣對待的錯誤做法(這是問題的根本所在!);将他的生活待遇(包括:离休费和各種政策性補貼、補助)核准无误后由渝水区卫生局报送财政纳入财政安排并單列下撥,由渝水区卫生局按月直接全额划转到指定的银行帐户;;

   (2)查實并一次性全額補發以前應發未發的購房工齡補貼、270元/月的菜籃子補貼等;

   (3)查實是否執行了;quot;1985年工资改革以前离休的,按本人原工资级别提高一个级差的数额增发离休费;quot;的政策;

   (4)由渝水區衛生局負責向有關部門報告這位離休老干部的革命經歷,使他能夠享受到政策規定的政治待遇;

   (5)在渝水區衛生局享受《国务院关于老干部离职休养的暂行规定》中离休干部“离休后,继续享受原单位同级在职干部同样的生活品供应等各项非生产(工作)性福利待遇不变”的政策规定;

   (6)由渝水區衛生局按照有關政策上報其應屬公務人員身份的有關情況;

   (7)今后如有政策性調整(政治上和經濟上的),請渝水區衛生局給予應有的、足夠的重視,避免再出現以前曾經有過的不應有的失誤;

   (8)四个子女有三个下岗失业,小儿子(已下岗失业、妻子为无业人员)十几年前结婚以来就一直和父母親住在一起,现在一家五个人三世同堂居住在一起(50平方左右)。按照政策规定在子女就业和住房方面可以(应该)得到优優待遇和改善吗?

   來訪的領導們認為:

   (1)這位老革命政策規定的待遇已經全部到位,譬如這次補發的340多元/月的補貼。【這位老革命和他的晚輩們當即質問:如果你們的工作全部到位了,那就是我們提出的這些問題都是不存在的,是我們無理取鬧了?!這次答應補發但尚未補發,且不知什么時候才會到手的幾年前就應該發給我們的340多元/月的補貼,如果我們沒有多次上門咨詢,你們會按照政策規定主動糾正錯誤、發給我們嗎?一個離休老干部政策性規定應該發給的4000元左右/年的補貼讓到社保局去領,且至今還有9000元左右沒有領到,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全部到位?!你們把行政事業單位的離休老干部和企業離、退、養人員混同對待,依照的是什么政策規定?!】

   (2)不要對以前我們工作中出現的問題、不足和失誤太苛刻,要給予理解;過去了很久、很多年的事情就算了,不要計較了;讓這個80多歲的老革命安享晚年.....【以前不太清楚什么叫寬以待己嚴于律人,這次--以前到有關部門去咨詢時也多次---算是領教了!!經常聽說、碰見新余的市委書記、市長們逢年過節去走訪慰問一些老革命、老干部、傷殘軍人等,可這位參加革命60年、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出生入死屢立戰功的80多歲的老革命的家里多少年來連一個局領導都沒有來過,類似事情都可以“算了,不計較了”,但不打算讓這么多事關自己政治榮譽、生活待遇這樣重要的事情因為“過去了很久、很多年”就“算了,不計較了”。】;

   (3)你們有什么事情可以到我們辦公室去反映,我們一定會熱情接待;你們提出的生活待遇、革命經歷等我們不太清楚,你們到有關部門去查,我們會協助你們,你們要看什么文件我們會提供...等等。【算是再次領教了什么叫居高臨下。】

   這位姓孔的老革命【联系地址:江西省新余市玉紫山路八号一栋二单元一楼(市中医院后面),联系电话:0790-6232871】戰爭年代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和平年代在工作中兢兢業業,一輩子過著與人為善、與世無爭的恬淡生活(過去戰場上是另外一碼事);這位老革命一直認為自己能夠在槍林彈雨中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比起戰場上犧牲了的那么多的戰友什么都不重要了;幾十年來他從來沒有向組織上提出過什么個人要求,有困難從來都是自己想辦法克服、解決;他相信組織相信領導相信政策,這種思想觀念已經成為了他生命、血液、60年革命經歷的組成部分。但是,現在這位80多歲的老革命很生氣!他要維護黨的政策的嚴肅性!維護自己人格的尊嚴!維護對自己60年革命經歷的尊重!維護自己作為一個老革命的尊嚴!維護自己那些軍功章的榮譽!他不希望這件事情成為自己有生之年的遺憾。

   我們曾再次向新余的市長信箱發送了“這位老革命的問題究竟能不能得到解決”的電子郵件,內容是:

  【新余市政府各位領導:

   2007年5月10號左右我們曾經向市政府有關領導發送過《關于離休后有關待遇的咨詢》電子郵件,因為問題沒有得到解決,2007年8月12日我們又向市政府有關領導發送了《這位槍林彈雨中屢立戰功的老革命的問題什么時候可以得到解決》的電子郵件,市长热线办2007-08-16 回复:“....除一次为有效投诉外(我们已受理并按有关程序办理),其余投诉,根据市长热线办的办事规则,我们一般将不予受理,作重复投诉算。....”看起來“市长热线办的办事规则”是:不管你投訴的問題是不是已經得到正確處理有效解決,也不管你是因為什么原因再次投訴,都將“作重复投诉不予受理”!這就是“市长投訴热线”?!我是向市長信箱發送的電子郵件,應該屬于私人信件,按說收信人應該看到,可不知道我們向市長信箱發送的電子郵件有哪位市長知道或者看到過?市長們工作很忙,我們理解。可市民們如果不是有很要緊的事情會向“市長電子信箱”發送電子郵件嗎?如果忙得沒時間去看自己“市長電子信箱”里面的郵件又干嘛要設“市長電子信箱”呢?

   渝水區有關部門的領導曾經“規勸(這基本上是他的原詞原話)”我們:“不要再向上面反映了...你們就是告到北京去,事情蕞后還得由我們來處理。”這話的意思是?可他/他們好像沒有想過:如果我們向各個網站發帖子求助,也沒有人會告訴我們應該怎么辦嗎?!我們向省府領導、國務院領導如實反映情況也沒有用嗎?

   真的很希望市长热线办的工作人員能夠將我們向市長信箱里發送的電子郵件呈報給有關市長,真的很希望有哪位市長能夠直接看到我們反映的情況,真的很希望能夠有哪位市長抽空過問一下我們反映的問題(一位80多歲、曾經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屢立戰功的老革命長期沒有/不能得到政策規定的政治待遇和經濟享受的問題不應該被市長們重視嗎?有這樣經歷的老革命在我們新余還有很多嗎?),真的很希望這位老革命的問題能夠早日得到符合政策規定的妥善的解決。】

   可到現在也沒有任何情況任何結果,也沒有哪個政府有關部門的人員來了解過任何情況。

   有哪位领导能夠過問一下這位老革命的事情并使其盡快得到解決嗎?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