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岂是一个“紧”字了得?

作者:站长AI编辑  阅读量:5927  时间:3周前

   某老师的流氓录音在所谓“信息爆炸”的网络推波助澜下,刹那传遍大江南北,人气直逼周星星的“曾经有一段……”的经典语录,特别是一个“紧”字,的的确确对大众的耳朵开始了贴身“紧逼”,惊世骇俗之效果不亚于本·拉登先生的两架飞机,人们惊诧了!哈哈一笑的“原来浓眉大眼的朱时茂也会叛变革命”嗖地一声就变成变成了正而八经的“原来‘浓眉大眼’的政协委员也会是叛变道德!”。

   “五四”让圣人倒掉、孙中山让皇帝倒掉、文革让伟人倒掉、陈熙同、成克杰让信仰倒掉、而现在饶女士让表面上忠厚老实“浓眉大眼”倒掉,我们讪笑着,在这个多彩的世界里,还能相信谁?

   尼采尖叫:“上帝死了”,中国人本来就没有上帝,死了又怎样?可是我们这个世界圣人已经在朝代轮换和政治更迭中死了,传统文化载体太“文言”,在方便面式的“多媒体文化”的冲击下已经如同玻璃渣一样破碎,谁来扬弃继承?伟人晚年犯下的错误让整整一代人失去了接受教育的大好年华,人们在文革中的猜忌与防范心理至今仍随处可见,有几个人真正打心底信奉共产主义?贪官污吏台上道貌岸然,台下男盗女娼,双规的、判刑的、枪毙的比比皆是,还有几个人相信家长式的、一言堂式的“正统道德”宣传?就连我们从小耳朵一听便能辨别出其声音的“浓眉大眼”,也是个喜欢老妻以外的“紧”的货色。呵呵……圣人和伟人死了,上帝又不存在。真是让世人皆醉的世界!晕晕乎乎中,不由用刚从冷暖上听的一首歌的词问自己:“你是谁?为了谁?”是啊!为何我们的文化屡屡出现断代?我们为了什么活着?活成“浓眉大眼”那样的政协委员又能如何?有人叹道:“性饥渴还是不能随便解决滴!”,性饥渴再不能随便解决,怎么着也有解决的办法,信仰的饥渴谁来问津?人们在信仰的确失中,象找不着党组织的地下工作者一样火烧火燎,那次第,岂是一个紧张的“紧”字了得?!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同学问我:“如果让你选择,你愿意当真小人还是愿意当伪君子。”我反问他说:“人只有这两种选择吗?”时过境迁,6年过去了,我竟然又要拿出这句话来问整个社会:“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真小人和伪君子这两种人吗?”真小人太多了,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为人无不显现奸谗懒滑油之本色,而且常常津津乐道于自己如此这般的“丰功伟绩”,以“黑”色人物自居,让世人惊叹“宁愿惹公安、不愿惹流氓!”的言论。伪君子呢?则道貌岸然坐在办公室、会议室里,表面上之乎者也传诵“正道”说教,拿着有磁性的声音慢斤四两地解释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到头来,副市长跪下了,副厅长嫖了、副部长走私了,甚至央视名嘴和“一想到老百姓吃不上饭就寝食难安”的人大副委员长也被放倒在二奶的步步“紧”逼之下,这些都不可谓不是伪君子的绝学人物,实在让在下佩服佩服……。而除了“伪君子”与“真小人”以外,看看假奶粉毒死的婴儿、看看瓦斯爆炸埋葬的矿工、看看忙活一年还赔进化肥钱的农民,看看那些甚至连衣服都买不起的没有书读的孩子,那次第,又岂能是一个紧巴巴的“紧”字了得?

   而当人们看到任长霞的事迹而赞叹时,看到美国大片“爱国者”和“兄弟连”而感动时,看到那些为了人民的利益而牺牲的英雄们的事迹而落泪时,到底是什么打动人的心呢?难道不是道德规范划定的感情吗?可是,以煽情著称的名嘴的流氓言论,无疑给了这些容易动情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一群傻子们,你们以为正襟危坐的大人物是素食主义者吗?不是!也是一个为了荤腥可以伸出爪子的大胆猫咪!既然如此,道德信仰到底能约束谁?真小人不受约束,伪君子不被约束,看看李金华的审计报告一直到现在的结果,原来道德也是“道不上伪君子、德不下真小人”的东西。这绝对是一群“泛道德”文化下吮吸红旗的乳汁长大的渣滓,紧紧抱着满足丑陋私欲的意念,躺下就可以抱着被子枕头意淫“我做的时候难道我不舒服吗?”,“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到这些人那里完全可能变成“紧吾紧及人之紧、硬吾硬及人之硬”!那次第,岂是一个紧逼的“紧”字了得?

   那么看来道德信仰只能约束一下想做一个真正的人的人,约束那些为了蕞广大的人幸福生活而活着的人,约束那些被成为一些小人伪君子称为的“傻叉”们。于是惊愕如同一个巨雷一般炸响在我的脑袋上面一点点,无奈、迷茫逼我抱着一本哲学书,眼前却看着光怪陆离的世界,否认着佛的生死轮回的言论,如果真的有轮回的话,你们不怕报应吗?难为公元前二百多年前的韩非子认为仁义礼教只能使“无功者得赏”而“暴乱者不止”,德厚不足以止法乱,言先王之仁义无益于治!荀子以一个比名嘴更浑厚的历史的声音提醒着我:“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一时间,我对荀子的景仰如滔滔江水……,法律的大棒在著名老师的流氓言论中把以德治国的幌子打得粉碎——不要跟我谈道德!道德能治得了谁?法治的问题已经不是内参上的文章,而是扎根到道德范畴内,是急需拿出来挽回社会道德沦丧的工具,是击破真小人的羸弱的强壮,揭露伪君子的虚伪的善良,保护真正的人民的良知和信仰,保护真正的人民的权利的“上方宝剑”,法治啊!又岂是一个紧迫的“紧”字了得?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