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发个朋友圈文案,每天1小时,如何每天收200元? 学习30个小时,学会写公众号文案、短视频文案,年薪从10万到100万

重庆吴藕汀和四方印章的故事(转载)

作者:admin  阅读量:7561  时间:2周前

5月26日上午,88岁的文化老人吴藕汀将珍藏多年的四方吴昌硕印章捐赠给嘉兴博物馆,有关四方印章的故事被一些文化界人士旧话重提,从而引出一些鲜为人知却又让人喟然生叹的往事——

   吴藕汀父辈曾于嘉兴南堰开设“吴大成酒行”,生意极一时之兴隆。富裕的家境使得少年时代的吴藕汀能够充分接受相关教育并热衷文化收藏。年轻时的吴藕汀藏印甚丰,《百家印选》(徐熊飞、金仁霖、钱同春等拓编)中的80%以上印章为他所藏。吴藕汀所藏的四方吴昌硕印章于抗日战争前期通过杭州人吴朴(厚庵)购得。第一枚:《质公》,边款为“质公正刻,仓石吴俊”。第二枚:《出入大吉》,边款为“此印仿汉,余以为蕞得意之作,郎翁以为然否。古桃吴俊并记”。第三枚:《臣显》,边款为“壬午夏俊卿”。第四枚:《老朴涂鸦》,边款为“朴丈正之俊卿”。这四方印章中,以《出入大吉》蕞为珍贵,在中国印学史上有相当的地位。

   1948年,西泠印社方去疾要编拓《苦铁印选》,共筹借到吴昌硕印章400多方,其中100多方为吴氏后代藏,吴藕汀的《出入大吉》等四方也在被借之列。当时借印章者是吴藕汀的一位朋友、嘉兴人金仁霖。《苦铁印选》拓印完已是1950年。当时一共仅拓50部,值旧币50万元一部,相当于新币50元,可见价值之高。金仁霖说:“吴藕汀藏印在书中排在吴湖帆(著名印章收藏家)这后。”金仁霖当时刚从华东纺管局毕业,响应国家号召去了边疆,一待就是11个月。其间,吴藕汀被嘉兴图书馆派去湖州南浔嘉业堂藏书楼整理古籍,两人就此失去了联系。金仁霖的父母家在“文革”中被连续抄家7次,所幸的是,他一直将这四方印章带在身边 ,使之得以保存。

   也因为那特殊的年代,吴藕汀被派去南浔,本来议定4 个月后回嘉兴,后来竟在那里生活了50年。吴藕汀到南浔是乘船去的,文化收藏品不算,光是红木家具就装了满满一船。到了南浔,那边接待者在嘉业堂内为他安排了住所,但他为了避嫌情愿自己在外面租房住,因为他发现嘉业堂中多为红木家具。到了1957年前后,政治气氛开始恶化,吴藕汀由于家庭成分不好“自动“辞去公职,转入隐居生活,依靠变卖家产苦苦度日。如今老人胸怀淡泊,对过去所遭苦难不愿多提,但我们可以从他的词作中窥知一二:

  词一:《乳燕飞·哭献儿》

   天道何为者。把人间,诸般患难,集吾身也。痛悼黄门未两载,又折兰枝庭下。真比拟,心头肉剐。四壁徒然无葬殓,耐西风,兄姊寒衣卸。浑不尽,泪珠洒。

   生才十月娘尘化。更孱躯,那堪无乳,哭啼昼夜。剔尽残灯常达旦,阿父声吞喑哑。这怨恨,千言难写。但愿吾儿泉下去,试追寻,汝母同欢话。傍墓侧,有依藉 (辛丑年)

   这首词所述,乃是吴藕老当年痛失爱子的悲痛写照。献儿是吴藕汀的小儿子,小儿子生下来才10个月,吴藕汀的夫人因病去世。小儿子先天发育不良,又缺母乳,以至于昼夜哭啼,终于在1961年冬天,在饥寒交迫中夭折。当时吴藕汀家中已是家徒四壁,连块安葬的木板也没有。无奈之下,只得把大儿子身上的棉袄剥下,换了几块木板,将小儿子草草葬殓。

  词二:《白雪·哀家狸雪姑》

   常萦梦寐,偏化了,依依一缕游魂。铃碎败檐,桐飘古甃,秋声记取溪滨。好教人,听凄苦,隔岸哀呻,却携得,雨淋身满,病饿玉麒麟。

   书架茗椀砚池,相从白日,又黄昏。戏蝶药阑花砌,梨雪绝无伦。谁唤起,月浮金屑 ,作底散如云。画图中见,丛兰落木留痕。 (丁巳年)

   吴藕汀家养了一只白猫。这只猫是出生不到一个月时被人家抛弃的小病猫。吴藕汀亲自找草药找小鱼,将这只猫的病治好。吴藕汀在冬天大多是抱着猫儿聊以取暖,并躺在破棉被中钻研学问。他在床上写《烟雨楼史话》时,这只猫儿就依偎在他身边。这白猫陪了他整整10年,竟误食鼠药死去。他伤心不已,填了大量的词并作了许多画来纪念这只通人性的猫---雪姑。光是这些词他就自己装订了一本小册子,这首词是其中之一。

   “文革”中,吴藕汀的家产变卖殆尽,他的大量珍贵藏书和包括研究故乡方志的《南堰志》在内的手稿也付之一炬。不难想见,若是吴昌硕的四方印章在他自己手上,早已被贱卖换作填腹之食或是御寒之衣。1976年,一位新华社女记者闻知吴藕汀虽生活困顿却矢志治学的际遇,赶到他家中连续采访了3天,后来发了一篇内参报道。因为这篇内参,吴藕汀受到有关部门的关心,被聘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境遇开始稍有改善。

   1983年前后,已经回到上海工作的金仁霖偶尔从一位朋友潘德熙处得知吴藕汀的通讯地址。他写信给吴藕汀,说那四方印章一直保存着,如果吴愿意转让(变卖以改善生活)的话,他可以帮忙。吴藕汀回信的大意是:我和四方印章分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想过要收回。我收藏的印章已经一方无存,现在既然你还保留着,如果方便的话,请让我再看它们一眼,就象见一见多年未曾谋面的老朋友。金仁霖从吴的信中看出他对印章的深厚感情,于是就通过邮局将四方印章寄还给了吴藕汀。就这样,四方印章在离开了34年后又回到了吴藕汀身边。

   安吉县吴昌硕纪念馆(安吉是吴昌硕故乡)仅有一方吴昌硕的印章,曾经派人与吴藕汀商议,请吴捐印章,馆方出5000元奖励。但后来此事不了了之,据说是纪念馆没经费,经办人不好意思露面了。1993年前后,一名日本收藏家不知从何处打听到消息,想收购吴藕汀收藏的这四方印章,并托人转告吴藕汀愿出价11万元人民币,吴藕汀表示不希望这四方印章流到国外。知情者傅逅勤蕞近证实了这件事,他说:“日本人当时住在嘉兴沙龙国际宾馆。”再后来,南浔一名私营企业老板找到吴藕汀,想用一套商品房交换吴藕汀的四方印章(吴藕汀家的住房条件一直很差),也被吴拒绝了,因为此时他已动念想将印章捐给自己的故乡--嘉兴市。吴藕汀在南浔50年,没有一天不想回故乡嘉兴。1999年,在嘉兴市政府、市文化局的有关领导和一些热心人士的努力下,吴藕汀回乡的夙愿终于有望实现。那时,已经身无长物的吴藕汀就提出把这四方印章捐给嘉兴市,以略寄半个世纪的思乡情。市文化局的领导为老人的热爱家乡之情所感动,去年专程到南浔看望他时就特意说明:“嘉兴欢迎您回家。您不捐印章,我们也一样欢迎您回家的。”但老人坚持已见。5月2日回嘉兴时,老人抱着两样东西,一样是未出版的书稿,另一样就是四方印章。之前还有一段小插曲:吴藕汀的女儿家住太湖边的农村,知道老父亲要回故乡定居,就想请他到家中小住。但吴藕汀执意不去,他生怕四方印章在旅途中遗失。他说:“我已经决定将印章捐给家乡,万一弄丢了,怎么向人家交待?”

   四方印章被捐赠给嘉兴博物馆后,填补了该馆的一项馆藏空白,也为嘉兴市的文化事业添了一分光彩。

   (嘉兴日报记者 何建华)

请发表您的评论

关注我们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

加陈信诚老师微信:Q10532468点击自动复制